曾为PayPal创下辉煌,如今他将扛起解救Facebook缩水千亿的大旗视野

作者:DappVision   /  发布日期: 2018-08-15 10:00   /  热度:
如何借区块链解救Facebook缩水千亿的困局,成了45岁的马库斯人生的下一个新任务,这场好戏值得我们期待。
终于,Facebook不再掩饰其野心,大大方方承认要来区块链分一碗羹了。
 
据外媒消息,Facebook现拥有一个区块链小组,目前共12人。人数虽少,口气倒是挺大,野心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,在小组招聘公告中写着:想在Facebook上促进区块链的使用,要改善全球几十亿人的生活。
 
不愧是Facebook,一出口便是掷地有声,而这背后的负责人大卫·马库斯(David Marcus)也不是一般人,选岗只从副总裁挑起,经手项目全部以亿为单位,在PayPal和Coinbase中绕了一圈,最后定在了Facebook,他将正式为Facebook扬起区块链的军旗。
 
 
三十岁前借创业磨炼而立
 
自古英雄多辍学。有的靠背后雄厚的资本支撑,比如母亲是IBM董事的比尔盖茨;有的不肯让上学耽误他们改变世界,比如学生时代就有了重大发明的V神,扎克伯格,乔布斯。相比之下马库斯的辍学没有这么光鲜,马库斯于1973年出生于法国巴黎,在日内瓦长大,8岁开始自学编写软件代码,日内瓦大学没读几天,却为了支撑家庭而辍学,在一家银行工作来补贴家用。
 
不肯屈于现有人生的Marcus在23岁时创建了第一家公司GTN,主要负责电信服务,马库斯用短短四年,将GTN发展成为瑞士领先的电信运营商之一,并于2000年被World Access收购。初尝创业喜悦的Marcus加快了步伐,紧接着又成立了Echovox,这是一家移动媒体货币化公司,并从此坚定走上了支付业务的远大前程。
 
2008年Marcus来到了美国西海岸的硅谷并创立了Zong,这是Echovox的一个分支,允许用户通过手机账单直接在线支付物品,这个项目吸引了全球知名的PayPal。2011年8月PayPal以2.40亿美元收购Zong,同时向Marcus投来了橄榄枝。
 
对当时已经38岁的马库斯而言,经历了屡次创业,屡次被卖,可能觉得老这样也挺没劲,还不如借助资本主义的力量干票大的,也就欣然接受了,一跃坐到了PayPal副总裁的位置。这个起点足够高,不过在未来的日子里,马库斯从未从这个高度跌落过,而是一路生机勃勃的高歌猛进。很快,仅仅一年,随着上司Scott Thompson跳槽到雅虎,马库斯升为首席执行官,一手接管数字世界的柄权。
 
四十岁前靠颠覆固有秩序而不惑
 
许多人认为马库斯的到来是PayPal更具创业精神的迹象,在他的领导下,PayPal推出了一款可以插入手机接受信用卡支付的读卡器——PayPal Here,并加入了社交属性。这让扎克伯格格外注意,马库斯和扎克伯格两个人都身处高位,又同有着辍学的经验,吃过几次饭后自然也就熟络起来,终于在2014年5月的一个晚上,扎克伯格邀请马库斯共进晚餐,觥筹交错之间,扎克伯格说:来吧,来Facebook Messenger吧。
 
毕竟也是领导着PayPal大权的男人,马库斯没有立刻答应,惜才的扎克伯格连忙第二天跟进了一段冗长的电子邮件,详细说明了他对Messenger的看法,又制造了多次相遇,终于打动了马库斯。2014年6月9日马库斯通过Facebook宣布了他的新角色——Facebook Messenger副总裁,并辞去了PayPal总裁的职位。
 
硅谷泛起一阵涟漪。
 
说起来,Messenger算是Facebook一款扶不太起来的社交软件,从2011年开始研发,但一直不如Snapchat,Viber和WhatsApp。既然搞不赢,那就买回来,这是财大气粗的Facebook一贯的做法,于是在2014年2月他们砸下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,但运营效果依然达不到预期,所以扎克伯格才找上了马库斯。在马库斯加入前,Messenger每月活跃用户量为3亿,马库斯通过连续迭代,将Messenger打造成一个无所不包的平台,一年后提升活跃用户量至7亿,安卓下载量超过10亿,翻了2倍多。引得扎克伯格忍不住感叹:Messenger成为了Facebook家族中增长最快,最重要的成员之一。
 
而马库斯的思路听起来深受微信的影响,这可能是罕见的西方抄袭中国产品的例子。比如在Messenger中添加自动认证、游戏充值、预订机票等服务,其核心就是社交属性和支付背景的杀手组合,有人对此评价,Messenger要变成另一个微信了。
 
流转于Coinbase与Facebook之间
 
2017年马库斯又多了一个新身份,他被任命为Coinbase 的董事会成员,基于他在PayPal和Facebook上的数字支付经验以及他对加密货币的了解,还被认为是加密货币的早期推动者。
 
可令人惊讶的是马库斯只呆了8个月,就离开了这个无数人渴望的数字货币天堂。
 
时间拉回现在,2018年的Facebook就像游戏里那只被养得庞大的贪吃蛇,恣意生猛,不断吞食收购来扩张,但也危机四伏,被太满的身躯拖得笨重起来,Facebook可能一撞就成了“非死不可”。
 
这一年的Facebook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隐私门,市值一天之内蒸发掉500亿美元,扎克伯格本人为此参与了国会辩论;又因不允许投放ICO广告四处树敌,多个国家加密协会打算就广告政策对Facebook提起诉讼。
 
而这一年的马库斯又在做什么呢?他与Facebook和区块链的联系越来越密切。在1月Facebook宣布禁止加密货币广告后,是他站出来声明“是为了社区免于诈骗”,并且之后回应“Messenger不太可能接受加密货币付款”。拥有Facebook副总裁和Coinbase董事会的双重身份,使马库斯的处境变得有些尴尬,这期间流传着不少消息:Facebook要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、Facebook将要收购Coinbase等等。不过唯一得到实锤的还是“Facebook将Coinbase数字货币广告加入白名单”,想必这其中也有马库斯的协调因素。
 
(Facebook各板块负责人)
 
为了避免潜在的冲突,加快在社交网络中的加密战略 ,8月马库斯正式对外宣布,他正准备成立一个小组,从头开始探讨如何在Facebook上更好地利用区块链,并于几天后,正式辞去Coinbase董事一职。
 
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策划中,在马库斯的领导下,Facebook涉足区块链的意图,由此可见一斑,不少人对加密货币提供全球支付已经充满憧憬。
 
 
夸张点来说,马库斯同时掌握着马云和马化腾所代表的优势。要知道这些年来,支付宝想做社交,微信想做支付,谁都想压倒另一方,但翻来覆去,还是老老实实做着自己领域的老大。放到国外,这种竞争也是一样的。而这位做支付起身的男人能带给Facebook的资源不可估量。
 
在挑战了PayPal既有的支付秩序,又扶起了Facebook做不起来的Messenger后,马库斯游走于世界顶级流量聚集点Facebook和堪称密货币帝国的Coinbase。最终,他还是选择了Facebook。如何借区块链解救Facebook缩水千亿的困局,成了45岁的马库斯人生的下一个新任务,这场好戏值得我们期待。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