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渣男千千万,区块链里占一半视野

作者:DappVision   /  发布日期: 2018-11-08 11:20
离钱最近的地方最好生钱,也最易出渣男。

(控诉渣男的音乐剧《芝加哥》)

 

蝗虫、韭菜、敌敌畏、门头沟、败类、插两刀。

 

天下渣男千千万,区块链里占一半。下面我们来看六位区块链渣男的资深代表。

 

如果你曾是受害者,就早点意识到资本游戏本就是奢侈品,也就早点松手舒展开来,怕什么,全世界的韭菜都在为区块链渣男流泪。
 

 

传销蝗虫:传道授业的事,怎么能叫割呢?

 

俞凌雄知道,只要他发币的速度够快,寂寞就追不上他。所以他平均每个月发一个币:万象币、黄金币 、菠菜币、幸孕链、车链,一直发到十亿赚得手抖。自认为是马云传人,江湖人送外号“币圈蝗虫”。

 

没人愿意买币?不存在的,P一下图自然就有了。俞凌雄先创办了浙商实业集团,办实业,收弟子,随即把自己P上《财富》和《中国国际财经》封面图,一代“成功学大师”就此诞生。

被媒体扒皮了?没在怕的。传道授业的事,怎么能叫割呢。想要在区块链行骗,就得把谎言掺到大量的真理和道义之中,所以俞凌雄要做的是布道者,讲讲人生哲学,孵化信徒,就有30万会员、3万弟子、600个代理为他买单。

 

而等待他的是被限制出海外,列入失信人名单的结果,传言中他总共欠款18亿。
 

 

割韭菜界网红鼻祖,薛定谔的骗子

 

提起韭菜一词,大家便会想起李笑来,他已经成为粉丝经济的集大成者了。时代在召唤,李笑来率先听着了,一口气买下2100个币,一跃成为比特币首富,可惜录音门的泄露使他跌下神坛。

 

李笑来对自己的生钱法很有一套,早年卖过公司、创业被骗,他得出的结论是,赚钱一定要快,赚钱慢是一种罪。于是他受罗永浩邀请,在新东方做上了年薪最高的老师,他的生钱法则便是:先成网红有了流量和粉丝,再去捞钱。

“走向财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,组织个粉丝社群,发个币给他们,换走他们的钱。”

 

虽然卖过空气币,自认为成功就是会忽悠,但是李笑来并不太承认骗子这个称号,而随着他宣布退出区块链投资,李笑来似乎变成了薛定谔的骗子。
 

 

不怕敌敌畏的人喜提区块链第一渣

 

区块链不相信眼泪,徐明星也不信,所以他不怕赌,也不怕被堵,更不怕敌敌畏。

 

徐明星想做大明星,但创业一直不太顺,顿悟后他明白了,成功不能脚踏实地,要踏在高速公路上,于是他创办了OKex,没人会想到这个看似呆弱的技术宅男会出走。当潮水褪去时,一群来不及穿上裤子的人找徐明星算账。拉横幅的、跳楼的、手拿敌敌畏的,全部排着队,举着同归于尽的号码牌。

徐明星仅回复了那位损失超1100万的受害人,他说“你带两瓶敌敌畏,我和你一人一瓶干了”。然而当对方带着敌敌畏赴约时,却再也找不到徐明星了,事情直转之下,OKex的员工反而将辣椒水洒向维权者,并举报他们扰乱治安。

 

虽说裸泳的不怕穿衣服的,但他们没想到,不要脸的谁都不怕。不过不要紧,既然徐明星不愿安息,法律和暗网杀手会对他以暴制暴。
 

 

脚踏四只船,第一悬案“门头沟事件”当事人

 

现实版碟中谍正在发生,其中故事主角Alexander Vinnik是BTC-e的老板,目前看来,他恐怕得有4条命才够平息怒火。

 

去年,在BTC-e爆出被盗6.6万个比特币的新闻不久后,一个更大的惊天消息出现:原来这笔钱是被BTC-e的老板自己偷去了,Vinnik不仅是个偷窃大盗,竟还是交易所被盗第一疑案“门头沟”事件的嫌疑人,洗钱将近40亿美元。

在消息正式放出来前,FBI已经秘密监视他了许多,这个俄罗斯人最终在希腊被捕,要数清他身上的罪孽恐怕需要三天三夜。希腊警方说他管理着全球最重要的电子犯罪网站之一;俄罗斯要引渡他去面对一宗9500欧元的欺诈案;美国当局指控他从事基于比特币的大规模洗钱活动;法国指责他欺骗了约 100 名法国公民。

 

在长达一年的引渡旅程中,Alexander Vinnik已经遭遇了一次暗杀。据报道他至少写了四封忏悔信,但是很可惜,即便如此,四个国家依旧都想要他的命。
 

 

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,清华博士也不例外

 

景风,指四时祥和之风。有幸得名,火牛视频创始人景风确实是年少有为,16岁就被保送至清华大学,24岁即获得清华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博士学位。

 

景风的前半生是务实的,微软、腾讯、百度都呆过。“务实”稳妥,但“务虚”才能暴富,这是景风领悟到的真理,基于此理论,他创建了火牛视频,堪称FCoin的抖音,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开始了。

说起来,景风的“务虚”有些像古老的恋爱追求法则:“我和你有1000步的距离,你迈一步,我就走999步”。只不过在火牛视频里,用户向前迈一步领分红,景风就退999步降低分红比例,他硬生生将100:1的分红比例降到1000:1,过一天再下降90%。

除此之外,景风甚至修改了神圣的白皮书,直接把“分红”变“回馈”,在社交群说出“都是给你们惯的”“回馈只是平台愿意”这样的话,言语中透露着不屑。此时此景,实实在在应证了那句“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”。
 

 

为朋友两肋插刀,为比特币插朋友两刀

 

当中本聪和真实世界迎面撞上,令人有些失望,是一万口贪念的味道。

 

Craig Steven Wright(CSW)是靠宣称自己就是中本聪火起来的,但是不少人都不相信,认为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完全可以混淆视听,连V神都忍不住喷他大骗子。

暂且不论中本聪事件的真假,CSW的人品已有许多禁不起推敲的地方,例如他曾因税务问题被判蔑视法庭罪、所读大学官方揭露他的博士学位作假,而其中最恶劣的一个丑闻是他涉嫌骗取逝世好友50亿美元资产。

 

CSW曾与好友David一起挖矿,并赚取了110万枚比特币。待David逝世后,CSW一边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缅怀好友;一边起草伪造合同,转移David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。终于,David家人将CSW告上了法庭,在种种证据的实锤下,CSW沉寂了。
 

#
 

离钱最近的地方最好生钱。

 

对于区块链渣男而言,有时候,下半辈子就靠一口梭哈,赢了会所嫩模,输了下海干活,封神也只在弹指瞬间。

 

“当一束光照进了黑暗,显露出肮脏,于是光就有了罪”。

 

有人说区块链是骗局,是传销,是罪恶,但其实区块链只是那束光而已。

 

下一篇
今日链讯 | 以太坊2.0或将TPS提高到500;EOS关于主网CPU资源提升至30%的提案已通过
1
3